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东安文化
   
 
  东安文化
 
过年
加入时间:2017-2-22 来源:柴红 访问量:1297
    2017年的春节,我和爱人、孩子兵分两路,分别陪两家老人过节。常年陪在妈妈身边的姐妹,春节都到外地公婆家过节了,年三十是我和妈妈两个人一起过的。妈妈身体不好、行动不便,可头脑一点儿都不糊涂,她指挥我做年夜饭,我也很郑重地做,尽可能多地将小时候父母为我们做的事一一重现。
    炖鱼——年年有余。虽然知道炖一条鱼和妈妈要好几顿才能吃完,但这是必须要做的。从小到大,每年年三十妈妈必定要炖一条鱼,父母生了我们姐弟5人,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,那是段物质相对匮乏的岁月。5个比肩长大的孩子,虽然衣食无忧,但仍然是缺少油水,所以春节期间的“好吃的”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的重要。鱼在过年的时候一定要吃上两顿,一方面是打打我们几个肚里的馋虫,另外,也是为了取年年有余的良好寓意。
    和面、和馅。我用芹菜、猪肉做了饺子馅,记忆中,家里过年吃的饺子,一定要有芹菜馅的,取“勤”之意,父母希望我们都能够勤勤快快、努力学习,将来有出息。姐弟5人也算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,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父母走出了乡村。我把“面”和“馅”都多做了一些,因为小时候年三十的饺子“面”和“馅”都是要多做一些的,妈妈常说“面”多有衣穿,“馅”多有钱花。
    包“钱”饺子。妈妈告诉我,三十晚上包“两个”带钱的饺子就行,总共包了十几个饺子,两个带钱的。晚上十点多,外面就开始响起“噼里啪啦”的鞭炮声,妈妈催我:“快煮饺子吧,抢早。”煮好了饺子,我仔细挑了一下,确认妈妈要吃的3个饺子里有一个带钱的,让妈妈高兴。我们小的时候,爸爸总是在一盘盘饺子里,帮小弟、小妹找带钱的饺子,吃不到钱那两个小不点是不肯下桌的,爸爸总是很有耐心。
    转眼姐弟们都已步入中年,父亲也在去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,但是幸运的是我们还有妈妈在,只要有她在,这里就永远都是我们的家。

 
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隐私政策  东安留言板
版权所有:中航工业哈尔滨东安发动机(集团)有限公司
黑ICP备07002972号
品牌网站建设:美景数码